枸杞文化

枸杞历史:中宁枸杞的前世今生

  枸杞自古就被誉为生命之树,伴随着华夏文明从4000多年殷商文化走来。

  原始社会,枸杞作为神奇果树载于《山海经》;三皇五帝时代,枸杞作为“上品”列入《神农本草经》;殷商时代枸杞种植载于甲骨文;西周时代枸杞种植记载于《诗经》,“南山有杞,北山有李……东只君子,德音不己”等赞誉枸杞的文章达多篇;汉唐时期,枸杞栽培于《千金翼方》;宋元时期,枸杞种植实行园圃栽培,精耕细作《农书卷十》,北宋大文豪苏东坡歌咏的《小圃枸杞》其“小圃”就是专业种植枸杞的园子;明清时期,中宁枸杞甲天下,清乾隆中卫知县黄恩锡有《竹枝词》一首,“六月杞园树树红,宁安药果擅寰中。千钱一斗矜时价,绝胜腴田岁早丰。”盛赞枸杞的名贵及其影响。


  枸杞从野生,人工栽培到形成产业,是科技的进步,历史的必然。枸杞的历史带给人们的不仅是财富,更是载入祖国文明史的千古壮歌。宁夏枸杞的价值,不仅是食用品和药用,红枸杞的精神更是影响着世世代代的宁夏人。枸杞树的风范、枸杞花的浓香、枸杞果的甘甜,不仅滋润宁夏人的心肺,更赋于宁夏人勤劳、淳朴、奋进的品格。

  自古至今,在人们的心目中,枸杞子堪称强身健体的极品,益寿延年的圣果,特别是它源远流长的历史、朴朔迷离的传奇、养生益寿的功效、红红火火的的吉祥,给人们留下了美好的遐想。枸杞已不仅仅是过去单一的地方名优特产和特殊的药食两用植物,更呈现出璀璨的中国枸杞文化特征。在产业化发展的摧生下,渐渐演变成“千钱一斗矜时价”的品牌和西方“超级水果”乃至国际关注聚焦的祝寿商品。

  中国药典对枸杞的规定

  1985年版的《中国药典》明确载明,药用枸杞子为茄科植物宁夏枸杞Lycium barbarum L.的干燥成熟果实。规定“全国入药枸杞子,皆宁产也”。